网站地图 知识问答库
首页 > 百科 > 正文

太湖冤魂事件(太湖冤魂事件是真的吗)

百科 今天不喝水 2023-03-12 19:00 0 6745

  太湖冤魂事件(太湖冤魂事件是真的吗)

  先讲一个发生在苏州的灵异事件。

  这个故事发生在30年前。

  那时候,我父亲是第一批下海的民营企业家,家里做建筑生意,算是最早期的房产商。

  当时的房产商不盖房子,主要是做旧城改造,以及修复古建筑,比如寺院、石窟之类的,好多大名鼎鼎的古迹,我们家都参与修复过。

  当时我们家很有钱。

  我们家原本就是江南大族,所以也保存了许多“遗老恶习”,说白了,就是穷讲究。

  衣服鞋帽不必说,连筷子都是象牙的,还雇人在太湖边上养了好多野鸡,野鸡是成对送过来,这东西不是吃的,是烧汤用的。

  所以我后来特别喜欢汪曾祺老爷子,很亲切呀,我小时候就过得那种日子!

  我当时还是个小少爷,但是并不得宠。

  我是东晋名臣谢安的直系后人,属于陈郡谢氏的东山堂一脉,这种大家族,都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家训。

  像我们家的家训,就比较古怪,就是女孩子一定要千万呵护,娇生惯养,男孩子必须要打落尘埃,玩命摔打,以后才堪当大任。

  我小学三年级时,父亲送我的生日礼物,竟然是一把上海“工字牌”气枪,可以想象我们家的家风有多么霸气。

  当时我们家有一个世交,师从某建筑学泰斗,是个很传奇的建筑大师,也是因为他,我们家才能参与各种文物保护工程。

  他姓张,我叫他张伯伯。

  张伯伯是一个很严肃的人,大家都有些怕他,他唯独很喜欢我,经常带着我到处跑。

  苏州有很多千年古寺、古观,绝大部分都在大运动中破坏掉,政府当时让我们家勘察这些废墟,做点儿文物抢救工作。

  张伯伯很喜欢我,他在勘察寺院时都带着我。

  后来,我们家就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。

  这个紧急任务,是不惜一切成本,不惜一切代价,去发掘保护太湖里的一座古寺。

  发掘古寺,这个我们家做得多了,也没啥古怪的。

  古怪的是,这个古寺是在水下的。

  原本,在太湖上有一个小岛,上面有一座古寺,但是后来太湖变迁,小岛给淹没了,所以寺院也跟着沉到了水下,没有了。

  那么这座寺院是不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古寺呢?

  并不是,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一座小庙。

  那为什么要发掘它呢?

  因为一件民间流传了很久的说法:太湖冤魂事件。

  在八十年代,太湖那边的渔民们都流传着一个说法,说太湖闹鬼,尤其是在某个小岛处,每天晚上某个时间,就会出现怨鬼嚎哭的声音,鬼哭狼嚎,特别可怕,还夹杂着许多控诉。

  有些胆子大的青年,驾着小船,晚上埋伏在那里,用录音机录了一段,拿回来放放,然后整理出来文字,发现里面说得事情,还有鼻子有眼的,像是真事一样。

  事情越闹越大,后来周边的渔民都不敢下水打鱼了,反正传什么的都有,都影响到社会稳定了,所以政府严查了这个事情后,就决定干脆在那里开一个工程,也是昭告世人,这地方什么问题都没有。

  但是你在太湖里,能做什么工程呢?总不能搞一个勘探队来,说要发掘太湖里的石油吧?关键地方政府也调不动它呀!

  他们想来想去,最后在史料中查到,那里原来有一个湖心岛,上面有一座老寺院,所以就决定用修复寺院的名义,来做这件事情。

  说白了,这是一个政治任务。

  我父亲他们觉得,这个事情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嘛,那个寺院是几百年前的,而且还沉到了水底下,这个怎么发掘吗?

  但是政府的决心是很大的。

  一个领导直接说,是否可以在太湖里圈出来这个小岛,搭一个堰,然后把水抽干,这样就可以把寺院给发掘出来了。

  后来张伯伯否定了这个意见,说这就是典型的门外汉思维,这种会极大地破坏太湖湿地平衡,是特别幼稚而愚蠢的想法。

  当时领导就很生气,脸色就变了。

  我父亲赶紧打圆场,说老张这个人嘛,是个书生,书生愚见嘛,皇帝都不生气,领导哪能和书生置气呢!

  我觉得把太湖围起来,这个想法特别有魄力,我是非常支持的,敢叫日月换新天嘛!

  但是,领导,我觉得咱们必须要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如果做这么大的工程,可能需要五六年的时间,这个时间上,是不是够用,这可能是一个问题。

  领导一听,当时就急了,说最多只有六个月的时间,必须完成,这是死命令!

  后来大家紧急磋商,决定还是半采用那个领导的建议,就是先找到那个沉在水下的小岛,然后在小岛边缘搭建一个河堰,然后把里面的水给抽出来,然后再发掘出来寺院。

  政府很支持,不仅给他们大放绿灯,甚至还从军分区调来了一个排的兵力,保护工程进行。

  他们开始还以为,政府是小题大做,不就是发掘一个水下古寺嘛,只要抽干了水,这水下就相当于底下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  后来他们才发现,原来这些兵,并不是当地政府派来的,而是“上面”派来的,而且这些兵也不是保护他们的,而是监视水底下的东西的。

  这水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呢?

  很难讲。

  三十年后的今天,我还说不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我只能说,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迹存在,那个太湖里的东西,肯定要算一个。

  工程刚开始的时候,张伯伯不同意带我去,毕竟是在太湖里施工,一个不留神,掉到水里,就淹死了。

  后来他发现,太湖很浅,平均深度只有二米多,那个岛也就在水下半米深的地方,所以很快就搭建好了河堰,把里面的水抽干,再加固了河堰,俨然就是一块水上陆地了。

  既然没啥危险了,张伯伯也带我去了岛上,所以当年我亲历了那件神秘事件。

  在当时,张伯伯按照古籍记载,开始寻找那座古寺。

  结果查看了许多古籍以后,却发现有点儿不对劲儿。

  因为印度佛教传到中国,是在东汉时期,修建了第一座寺院白马寺,到了两晋时期,才开始大规模修建古寺。

  所以历史上好多大名鼎鼎的寺院,都是这时候时期修建的,像苏州著名的寒山寺、文殊寺、法螺寺等,都是这个时代修建的。

  但是这座寺院不是,这座寺院要早得多。

  它有多早呢?

  我们先看苏州城,它是公元前514年,伍子胥奉吴王阖闾之命,“相土尝水,象天法地”,建造的阖闾大城,被誉为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。

  为什么呢?

  因为比它历史早的城市,后来都没有了,或者迁移了,只有苏州古城,二千五百年来从来没有动迁过,不管经历了兵匪灾祸,它一次次在废墟里重生,从未改变过地址。

  所以我们都说,苏州是中国唯一一座二千五百年来从未真正“死掉”的城市。

  但是这个古寺,它甚至比苏州城还要早。

  张伯伯从《越绝书》里,查到了关于这个古寺的记载。

  《越绝书》被誉为“地方志鼻祖”,是春秋时期讲述吴越地方杂史的,竟然提到了这座建筑,不过说它不是寺院,而是一座宫庙。

  宫庙是什么呢?

  就是古时代,人类和神交流的地方,类似于一个和神交流的祭坛。

  太湖上的一个小岛,为什么会有一座宫庙呢?

  古籍上没有记载,但是古籍上倒是说了一句:先有太湖宫庙,后有阖闾大城。

  这句话就很严肃了。

  它的意思是说,阖闾大城,也就是苏州古城,是按照这座宫庙的方位建造的。

  张伯伯很重视,因为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发现,甚至会改变某些历史,他马上停止了发掘,把这个事情汇报了上去。

  但是,上面很快传来消息,让他封锁这个消息,全力发掘。

  而且,“上面”很快派来了更多的人,开始逐步接管这个项目。

  来的先是各种国字头的科研机构人员,这个还能理解,但是除了文史专家以外,还有许多生物学家,这个还能理解,后续来的一些物理学家、病毒专家等,就很难理解了。

  他们搬来来各种仪器,开始测量水质,测量河底的淤泥成分,以及测试各种他也看不懂的东西。

  他自己也明白,这个项目事实上已经被接管了,唯一没有让他们退出的原因,就是还要用修复宫庙作为幌子。

 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?

  张伯伯也搞不懂。

  再后来,气氛越来越严肃了,开始有一队队士兵开过来,把周围都拉起了警戒线,列为了军事禁区。

  整个工程外都拉上了巨大的厚厚的篷布,好多地方标上了禁止通行的标志,周围驻守着许多荷枪实弹的军人,一个个没戴肩章的陌生军人面无表情地走进走出帐篷,各种加密的电码不断向外发出。

  不过,张伯伯也不觉得特别奇怪。

  中国传承最久,最神秘的文化是什么?

  是宗教。

  有些存在了上千年的古寺、道观,它的底蕴和神秘,是我们想象不到的。

  这些地方,从来都不是单纯修行的地方。

  每一座寺院,都有自己的秘密,只不过有些秘密比较简单,有些秘密比较恐怖。

  好多古寺院,都秘密修建了地宫,甚至有寺院修建过一条长达几十公里的密道;有些寺院建在大山上,山上有一座寺院,山体内还建了一座秘密的影子寺院。

  这些还好理解,有些传承了上千年的古建筑,甚至会发掘出一些完全匪夷所思,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。

  在宁夏一座古寺中,他在修复一道近一米厚的夯土墙时发现,那墙壁里竟然封了成百上千枚人骨头,一个挨着一个,密密麻麻,形成了一座让人毛骨悚然的骷髅墙。

  甚至有时候,在一些古寺的地宫中,会发现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,张伯伯更愿意称呼他们为神器。

  张伯伯见过一次神器。

  那是十年前,河南开封清理黄河古道,在七米多深的淤泥下,发现了一座汉代的古寺,他在主持修复过程中,意外在寺院后殿的一座佛像下,发现了一个非铁非铜的棺材。

  那个棺材非常精致,上面雕刻了许多精致的纹路,神奇的是,那些纹路并不是通俗的龙凤、花鸟,竟然非常标准的几何图形。

  按说,在汉代,中国并没有几何学说(几何学说是在明朝后期,由明朝徐光启和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翻译传过来的),但是,那个棺材上确实就雕刻了这些,而且经过仪器检测时,也发现棺材是汉代后期的。

  那棺材的合缝处,浇筑了铁水,封得死死的,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封印在里面。

  后来,他们费了好多力气,才将棺材打开,发现棺材里躺着一只簸箕般大的蛤蟆,那蛤蟆还活着,瞪着血红色的大眼睛,阴森森地看着大家。

  在那个棺材内壁,雕刻着一幅幅非常精密的天文图,后来经专家鉴定,发现那是非常精密的银河星系图,甚至放大一百倍,还能看得清清楚楚,这当然不是当时的科技所能做到的。

 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,制做了这样一个神秘的天体棺材,又将一只巨大的蛤蟆封印了进去呢?

  没有人知道。

  但是后来在科研人员研究时,发现棺材里还有许多神奇的装置,比如在棺材的一处凹槽中,大家发现了一些干涸的水银。

  科学家在里面重新注入了水银,发现水银迅速顺着纹路流满了整个棺材,并产生了一股微弱的电量,整个棺材放射出一种诡异的蓝光。

  是的,那个水银会和棺材的纹路产生化学反应,从而产生电流,这个棺材,竟像是一个电动的精密仪器。

  后来,军方紧急派人取走了这个棺材,开始秘密研究这项技术,并彻底封杀了所有相关传闻。

  不过,张伯伯还是挺失落的。

  毕竟作为古建筑修复专家,突然被撇到一边去,还是或多或少会有些遗憾。

  所以那时候,他跟我说了很多话。

  那是一个夏天,我们住在一个很高的棚子里,凉风习习,躺在上面,看着天上繁星点点,脚下是浩荡的大雨水,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聊天。

  张伯伯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点了一根烟,眯着眼看着远方,那里是苍茫的青山,浩荡的大水,远远的有一艘渔船过去,船家喊起清冽的号子。

  我就问他:张伯伯,你为什么叹气呢?

  他就捏捏我的脸,把烟插在地上,说:这座宫庙已经死掉了。

  当时我还很小,才六七岁,还什么都不懂,就听他讲那些古老寺院的故事,讲着讲着,我就睡着了。

  有一天,我正在睡觉,就听见有个人火急火燎地跑过来,喊:张工,张工!

  张伯伯低喝:“小刘!大半夜的,你吼什么?!”

  小刘有些羞愧地喊了一声:“导师……”

  张伯伯压住火气,说:“你不好好做事情,在这边干嘛?!”

  小刘有些扭捏地说:“导师,我觉得,咱们这次修复工程,可能有点儿怪。

  那座宫庙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,浸泡在水里也有几百年了,它竟然没有倒塌,还矗立在水里。还有神庙上的文字,来了那么多专家,还破解不了,我总觉得不对劲儿。”

  张伯伯严厉地说:“你要相信古人的聪明智慧,要相信科学,我是一个无神论者,你难道想让我相信,这座神庙是借助鬼神之力修建的?”

  小刘的脸涨得通红,他低下头,说:“导师,我在想,所谓的神话传说会不会也有一定事实根据?你还记得吗?我们上个月发掘出来的那个东西……”

  张伯伯问:“你是说宫庙下面的铁质品?”

  小刘点点头:“对,那些铁制品,开始像是铁丝,越往地下挖就越粗,而且越来越长,往下无限延伸一样。

  专家也鉴定过了,这些确实是铁质的,但是并没有生锈,也没有氧化,而且连绵不断,像是从地下长出来的一样,它们到底是源自哪里呢?”

  张伯伯说:“这确实是一个问题,不过我相信后续一定可以用科学解释。”

  小刘有些迟疑地说:“当地人说,这个东西很容易理解,这就是龙须,就是龙的须子。他们说,太湖敢称‘太’,就是因为它是封神之地,和泰安的‘封禅’一样,这里养了许多龙,涉及到国运什么的。”

  张伯伯怒气叱道:“无稽之谈!你要相信科学!”

  小刘被他一骂,也涨的满脸通红,低着头不敢说话了。

  这时候,帐篷里突然传来一阵惊呼,通话器尖锐地响起,有人在挖掘现场发现了什么。

  张伯伯老人立刻恢复了平时的果敢和干练,他迅速打开了通话器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那边非常激动,简直就是语无伦次,说:“导……导师!天哪!我们真不敢相信……我们……我们一定是发现了神迹……”

  张伯伯皱了皱眉眉头,认出了这是他另外一个学生的声音,这个学生叫小王,平时做事情非常稳重,怎么他这次表现得毛毛躁躁的,像一个刚下地的小年轻。

  张伯伯冷静地说:“小王,别激动,你具体说说,到底发现了什么。”

  小王依旧非常激动,在那说:“导师,请相信我,这一定是神迹……”

  张伯伯说:“你别急,你慢慢说,有什么发现。”

  小王啰啰嗦嗦地说:“导师,我们打开了地宫,神宫下有一个巨大的地宫,里面有一个封印的青铜棺材,它上面也有各种怪异的纹路,有点儿像星空图。”

  张伯伯心里咯噔一声,但是没有说话。

  小王继续说:“我本来建议将棺材拉上去,但是,但是他们坚持要立刻打开,还调来了很多人……就是军人。然后,然后就强力打开了棺材,发现……发现,发现……”

  张伯伯冷静地问:“发现了什么——”

  突然,太湖深处,猛然传来了一声狂暴的吼叫声。

  我扭头看过去,就看见一道道巨大的闪电,在漆黑的天幕上疯狂扭动,仿佛银蛇乱舞,狂风怒吼,大雨倾盆,电闪雷鸣中,太湖深处升起了一个浑身闪烁着电光的巨怪,朝着基地咆哮而来。

  几乎在一瞬间,驻扎在各处的队伍全部朝着巨怪开火,巨怪在太湖里怒吼、咆哮,浑身电火闪烁,仿佛雷神电母现世。

  倾盆大雨里,张伯伯紧紧抱着我,指挥小刘开着电瓶船,拼命往岸上跑。

  我只记得整个太湖全是白茫茫一片,大风大雨大浪朝我们铺天盖地打开,后面是怪物的轰鸣声,机枪大炮的炸响声,后来一个浪打来,把电瓶船打翻了,我的脑袋狠狠撞在了船帮子上,彻底晕了过去……

  然后我就被紧急送走了。

  再后来,我们家也经历了一系列变故。

  先是我父母离婚,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净身出户,远走他乡,张伯伯知道这件事情后,觉得我父亲人品败坏,也和我父亲也断绝了来往,大家彻底断绝了关系。

  而我,也从一个骄傲的小少爷,经历了大学肄业、流浪北京、南下深圳、上海闯荡、保定隐居、苏州创业等,最后成为了一个作家。

  我喜欢写一些神秘未知的故事,也对未知领域充满了好奇,究其源头,其实是源自这里,三十年前那个晚上。

  我一直记得,当时张伯伯脸上露出的极度恐怖的表情,太湖出现的那个浑身缠绕着雷电的狂暴怪物,巨大的武器轰鸣声,以及电话里传来的那句带着无比恐惧和绝望的话:


取消评论你是访客,请填写下个人信息吧

暂时还没有回答,开始 写第一个答案吧
本月热门
最新答案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
请先 登录 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